幸福54號

關於部落格
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 765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激凸無罪....

我不喜歡胸罩  每天平均穿兩小時吧(或更少)
雖然沒有襯墊的胸罩讓激凸若隱若現  會穿上它  只為了遮掩乳頭 



到了這年歲  乳頭並不使我感到羞恥  而年輕時則不同...
年輕時自信不足  不喜歡成為注目焦點或話題人物
母親給我的教育頗為傳統  胸罩自然成為穿戴24小時的必要配備
那時  女孩們總以胸型胸罩的顏色款式
為話題  還好  她們並不談論我的
就這樣  從青春期到結婚前  我的乳房被層層保護著  不見天日



婚後  在先生的鼓勵下脫去束縛  除了出門  我不戴胸罩了
如此重大的轉型期  在家中上空或裸體  習慣成了自然
直到現在  我保有身體的自主權  在家裡  我可以隨自己的意思著衣或裸露
但  出門  仍舊穿戴胸罩




乳頭和情緒一樣  有時激昂  有時消沉
多年來我不太在意激凸  不可否認  出門那一刻  乳頭經常是凸起狀態
遮掩嗎?  會啊  大多以深色衣服來掩飾
有趣的是  越在意激凸  它越凸的久  只要注意力移轉  乳頭就會慢慢平靜下來
所以出門後不需多久  明顯的兩點就逐漸消失  胸線上柔順一片



兩天前  我換好外出服準備出門
女兒突然提醒我~~ 「媽媽  妳有穿胸罩嗎?
「有啊~ 怎麼了?」 我狐疑地反問
「沒啦~ 我以為妳沒穿..」 她低下頭繼續做事
嗯嗯  在乳頭上  女兒
似乎還在保守階段...(OMG! 21世紀了耶!)



隨著年紀和涉獵歐洲電影  我知道~ 歐洲許多女性不穿胸罩
我喜歡她們對待身體的方式  不遮掩乳頭  並不減損美麗
透過衣著  自然胸型雖然止不住欣賞的眼光  但也不曾聽見提醒或反對的聲音
21世紀  歐洲女性身體自主權依然較為開放與被尊重



昨天  一則新聞吸引了我的目光~
藝人Nana被問到激凸上街  反問道:「這真的是什麼嚴重的事嗎?


冬天
有外套遮掩下  我不穿胸罩出門  非常輕鬆自在
"我的身體  我做主"  所以  激凸  無罪!!




梁云菲(Nana)臉書全文 (2016-9-8  摘自網路新聞)

今天我想與大家討論的是,女人穿不穿內衣這件事情,以及兩性平權。

拿我自己來說好了,我常常會不穿內衣出門,例如買宵夜或是去家裡附近買東西等等。雖然還是會受到異樣的眼光,但是我想問問大家,這真的是什麼這麼嚴重的事情嗎?

臺灣人對激凸這件事情好像看待的有點太嚴重,而且雙重標準,我已經被很多人詢問:「娜,你激凸了!」「娜娜,你沒貼胸貼這樣很難看。」等等。

如果今天這組照片是金髮碧眼的外國人拍攝,想必這些有疑慮的人也不會再有疑慮吧!?

這就是我們的臺灣,我們處於故步自封的階段,講直白一點今天你身上有的器官,我身上也有,為何要因為我是女性就得承受這些言論呢?

除了台灣人的傳統思想封閉外,也有部分人將重點徹底偏離解放乳頭運動的初衷,明顯為藉此機會使用曝露女體製造話題,我個人認為大家都應該對彼此的身體更加以尊重,沒必要把女性解放乳頭的話題變成犯罪或是這麼不堪入目。

對我們的身體與自由的限制屢屢以色情為藉口。

「色情」兩字成為污名禁忌,大家也因此總想漂白,與色情、猥褻劃清界線。但漂白了一件事,污名又會轉移到下一件事上。可以露、不可以露、要剃毛、不要剃毛… 不破除「色情/非色情」二分的迷思,只是把某些人、某些身體表現移出色情猥褻的框框,把另一些身體移入。不破除對色情的莫名恐慌,就永遠給人藉口,讓權力上下其手。讓女人同時是被約束者與受害者,兩種身分又強化彼此,永遠地當被約束者與受害者。我們何不正視:色情何辜、慾望何辜?有慾望、想被慾望本是型塑一個人人格不可切割的面向。讓身體表達自己,不論是不是色情的。這才是我們要面對的挑戰。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